如何看待G7推動的低公司稅率
  • 如何看待G7推動的低公司稅率

產品描述


2021年6月5日,英國倫敦,七國集團通過一項歷史性*稅收改革決議,包含兩大支柱,以應對全球化和數字經濟發展所來的稅務挑戰。

支柱一,對跨國企業的征稅權分配進行重新界定。對于利潤率在10%及以上的特定規模(行業)跨國企業,將會被要求在收入來源地而非總部所在地履行納稅義務。具體而言,對于這部分企業,如果其利潤率*出10%,則*出的部分的20%將會被要求轉移支付給收入來源地稅務主管部門。

支柱二,設定全球低企業稅率標準,推動各國的企業所得稅稅率達到15%及以上的水平,以達到創建公平稅收環境的目的。

七國集團在官方通報中形容此次稅收改革是“地震性的改革”,將會給各國監管跨國科技帶來根本性變革。

點擊添加圖片描述(多60個字)編輯

一、 進入BEPS 2.0時代

從公開信息來看,上述改革將會依托現有的反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機制(BEPS)來推行,特別是其中的應對數字經濟面臨的稅收挑戰(行動1)、消除混合錯配安排的影響(行動2)、強化受控外國企業規則(行動3)、防止人為規避常設機構的構成(行動7)部分。因此,業界也將這次改革稱為BEPS 2.0版本。

2020年10月12日,OECD發布了BEPS 2.0的藍圖報告,聚焦于征稅權分配、設立低稅率兩方面,并針對性的提出了技術性的規則建議。

(一) 支柱一,重新分配征稅權。

主要包含三個部分,即給予收入來源地(市場所在地)的剩余利潤(residual profit)征稅權、給予收入來源地對發生在其管轄區的特定基礎性市場活動和物流活動固定的收益權、增加稅收確定性的爭端預防和解決機制。

點擊添加圖片描述(多60個字)編輯

1. 剩余利潤征稅權。根據藍圖報告,規模方面,對于集團合并總收入大于或等于7.5億歐元的跨國企業,如果其利潤率*出10%,則*出的部分的20%將會被要求轉移支付給收入來源地稅務主管部門;行業類別方面,包含數字經濟行業及直接面向消費者的行業,而自然資源、交易等行業可能被排除在外。

2. 特定活動固定收益權。根據藍圖報告,所有開展了特定基礎性市場活動和物流活動的跨國企業,都將適用于這一規則。

3. 爭端預防和解決機制。根據藍圖報告,通過引入組機制,使稅務部門與跨國企業能及時溝通開展工作,在至少以下三方面**共識:(1)稅基,特別是如果企業的業務線涉及多個品類;(2)規則的實施效果;(3)其他有關征稅權分配的問題,比如支付主體、消除雙重征稅。

(二) 支柱二,設立低稅率。

根據藍圖報告,為確保低稅率得到有效實施,OECD將引入應稅規則(subject to tax)、所得歸入規則(income inclusion rule)、轉換規則和征稅不足付款規則(undertaxedpayments rule)。

點擊添加圖片描述(多60個字)編輯

二、改革困難重重

從短期來看,要想實現創建公平的*稅收環境這一目標,仍具有以下困難。

(一)推行難度大,改革需要時間

按照七國集團在世界范圍內“推行稅收改革”的套路,其終會將推行的主體落到0ECD及其下設的機構身上。一步,要求各國以自愿簽署協議承諾實施的方式參與進來,確認本國范圍內實施時間表;二步,要求各國按照約定完成國內立法、軟硬件搭建;三步,開展一至三輪同行評估,按照考核標準給各國進行評估并公布;四步,針對各國在落實過程中出現的問題或者鉆政策漏洞的做法,**政策補丁或機制,要求各國予以特別關注;五步,對于不予配合或者落地推行緩慢的國家,通過歐盟或者世界銀行等*性組織以“黑名單”的形式予以通報。

對于本次推行的改革,各國還面臨著需要調整其所對外簽署的所有雙邊或多邊稅收協定的問題,工作量可謂不小。

(二)僅為名義稅率,企業繳納的實際稅率仍可能**該比例

一方面,企業仍然可以通過當地*的稅收優惠措施來承擔較低稅率甚至一定年限內的免稅,比如一些發展中國家為了吸引外資,往往會**綜合性的稅收優惠方案,其中就包含企業所得稅優惠減免,如果企業愿意到*劃定的園區或者特定的經濟欠發達地區投資設廠,稅收優惠力度又會上一個臺階。以愛爾蘭為例,其法定企業所得稅率為12.5%,但科技成員們通過在當地設立分支機構,實際繳納的稅率遠**這個標準,以蘋果公司為例,根據歐盟的調查報告,通過在愛爾蘭設立歐洲總部,蘋果公司與愛爾蘭*達成稅收協議,蘋果公司實際每年給愛爾蘭*繳納稅款甚至長期維持在1%以下的水平。

此外,對于企業而言,在法律法規允許的范圍內,通過一定的財務操作來調節繳納的稅款是再正常不過的做法。

三、 對中國企業走出去稅收規劃的影響

中國企業廣泛利用離岸公司架構參與境外投資活動,通過在低稅地設置中間層公司(如BVI或開曼公司控股層、香港或愛爾蘭區域銷售中心、盧森堡或荷蘭知識產權中心、新加坡財務中心等)實現海外投資、紅籌上市或全球鏈布局等目的。這些架構的搭建,為我國企業出海初期開展業務提供大量便利,現在和之后也將繼續發揮重要作用,然而,此次*稅收改革政策勢必將會對這些架構的作用產生重要影響,比如,上述低稅率國家可能被迫要求企業繳納額外的稅款。因此,一些在架構中已搭建或計劃搭建離岸公司的跨國集團可能需要考慮對高風險離岸業務進行重組,比如,將這些實體從集團架構中移除,回歸市場所在地。

此外,各國為促進而提供的稅收優惠將可能被二支柱規則中和,從而影響跨國公司的全球資本配置決策。比如,二十國集團、OECD*大可能會要求各國不得通過稅收優惠政策來變相突破15%低稅率的規定,并在終簽署的官方稅收協定進行約定。

另一方面,游戲規則的調整,意味著跨國企業需要進行大量的財務及稅務管理系統升級工作,獲取進行有效稅率計算所依據的財務及稅務數據,實現對虧損結轉以及稅額結轉或抵免的追蹤,便于應對業務所在國稅務主管機關的稅基、稅額確認請求,完成稅款的備案、申報及繳納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七國集團達成協議之前,關于上述改革措施的磋商已持續多年。按照計劃,各國將在7月份二十國集團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上,進一步確定協議的實施細節,我們也將持續關注后續政策。

多咨詢請加微信:jiamei_con



http://www.isimobi.com

產品推薦

欧美精品午夜理论片在线播放